当前位置:主页 > 匆匆那年 >

九夜茴:匆匆那年 第五卷长大 第五卷长大(5)

来源:匆匆那年 更新时间:2018-11-09 11:29 

  “怎么了?快来不及了啊!”林嘉茉看看表说。

  方茴已经跑走两步了,她回过头说:“你们先去吧,别等我了!”

  “哎!你看着点车!我们在你家对面胡同口等你!待会儿咱们一起穿胡同过去!”陈寻大声喊。

  “她搞什么啊!真戒严了,咱们可飞都飞不过去。”赵烨皱着眉说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,先往前走吧。”陈寻拍了拍他肩膀说。

  方茴几乎是踩着警铃跑出来的,两条胡同之间的窄街就像不可逾越的深崖,她差点与陈寻他们失之交臂。快跑到那边的时候陈寻伸手抓住方茴,一下子把她拉了过来。

  “太你妈惊险了!快赶上美国大片了!”赵烨呼了口气说。

  “吗去了?”陈寻问。

  “取……取相机。”方茴拍拍兜说,“刚才……忘了。”

  “操!我当什么呢!拿它干吗啊!鼻句占地儿的。”赵烨白了她一眼说。

  “不是你那天说要拿的吗?”方茴委屈地看着他说,“还说到时候咱们五个在天安门城楼底下合个影……”

  “啊?”赵烨一脸茫然。

  “你听赵烨的?他说话就跟放屁似的!不,还没屁值钱呢!他也就心血来潮那么一张罗,他一说你一听,全当小鸟操老鹰,也就你当真!”陈寻气得直笑,不停数落赵烨。

  “滚蛋啊!就你丫说的好!操!方茴待会儿咱俩照,不带丫玩啊!”赵烨揽过方茴的肩膀说。

  “放手!”陈寻和乔燃同时喊了起来,俩人互相瞧瞧,都有些尴尬。

  “行了行了!都别闹啦!赶紧走吧!再不走真迟到了!”林嘉茉把纱巾系在腰上,拉起方茴就跑。

  他们是倒数几个到学校的,侯老师免不了也批评了两句。陈寻赶紧接过她手里的活,帮着发放晚上的食品。乔燃一个个的检查服装和道具,说是道具其实也就是一块纱巾而已,上面缠了个闪亮的绒球,跳《阿细跳月》时当腰带,跳《迷人的秧歌》时当手绢。

  出发之前校长、副校长、德育主任挨个讲了话,满是家国大业、民族气节的豪言壮语,一副当今世界舍我其谁的气势。底下的学生没那么些想法,更多的是小孩子般的兴奋,谁和谁都没在一起待过这么久,想起即将集体熬夜,都一个个的喜笑颜开。

  长安街早就禁行了,全校的学生配合典礼要步行到天安门。好在年轻也不怕多走这点道,一路上有说有笑的丝毫不寂寞无趣。十几岁的男孩子还不太懂温柔和体贴,陈寻只顾着和男生逗笑,偶尔凑到方茴旁边和她聊两句天,却看不见她手里的塑料袋已经从左手到右手,换了几个来回。一直等到林嘉茉嚷嚷着沉,赵烨屁颠屁颠地去替她拎时,陈寻才反应过来也该去帮方茴拿袋,但他回头一看,却发现方茴手中已经空闲了出来,乔燃走在她旁边,提着两个袋子,正拧开水给她喝。

  乔燃把水递给方茴,跟她聊天:“暑假的时候去和我姐看了,故事还可以吧,歌确实好听。”

  “什么啊?”陈寻就听了个开头,走过去问。

  “电影,《宝莲灯》。”方茴说,“主题曲是张信哲的《爱就一个字》。”

  “哦!那个啊!我知道,‘爱就一个字,我只说一次……’对吧?”陈寻随手拿过方茴的水瓶,对着嘴喝了起来。

  “嘿,你这人!讲不讲卫生啊!你喝了人方茴待会儿怎么喝啊。”乔燃笑着说。

  “她都不嫌弃我,你管得着么?”陈寻半开玩笑半挑衅地说。

  “谁……谁说不嫌弃!”方茴不好意思地夺回了瓶子说,“喝自己的去!”

  “那个《宝莲灯》好看吗?”陈寻看着方茴欲盖弥彰的样子有点想乐,赶紧说起了别的事。

  “还行,比我想象的好,特别纯真美好,所以你不一定爱看。”乔燃说。

  “你就踩乎我吧!”陈寻不理他,转过头问方茴:“想看么?赶明儿我带你看去!”

  “不想看!”方茴没想到他当着乔燃就这么说,很不自在,急忙地拒绝。

    上一篇:九夜茴:匆匆那年 第五卷长大 第五卷长大(46) 返回目录 下一篇:九夜茴:匆匆那年 第五卷长大 第五卷长大(6)

    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    匆匆那年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http://www.gongsifu.cn
    阅读提示:

    1.《匆匆那年》 是连载在起点中文网的一部东方玄幻小说,作者是起点白金作家九夜茴。《匆匆那年》是作家九夜茴继《弟弟,再爱我一次》和《风不飘摇,云不飘摇》后的又一力作。作品通过诙谐的文字,以方茴和陈寻的爱情故事为主线,描述了80后的情感与生活历程。

    2.《匆匆那年》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[九夜茴]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,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电子阅读平台

    3.《匆匆那年》版权属于作者九夜茴,本站只是喜欢此小说特此收藏,同时也为同样喜欢《匆匆那年》的书迷提供匆匆那年无弹窗免费阅读的平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