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匆匆那年 >

九夜茴:匆匆那年 第七卷 遇见 第七卷 10

来源:匆匆那年 更新时间:2018-11-09 10:50 

  方茴从新马泰玩回来就立刻打开了邮箱查信,六天内她没给陈寻打过一个电话,其实她爸妈的手机都是全球通,联系陈寻并不费力气,但她还是没有。方茴总觉得陈寻待她和以前不太一样了,不能说不好,但是从细微的情感表露上来说就是有那么点变化,淡了。

  因此方茴想,或许这些天的无联络状态,能让他更深一些的想念自己,而回到家的那一刻却无奈地感到,原来对他的期待与想念还是高过了预期。不知道最终这个没有彼此的六日,到底是考验了陈寻的感情深浅,还是考验了她自己的良苦用心。

  出乎意料的,方茴的邮箱里只有一封邮件,日期还是10月6日当天中午左右发过来的。方茴打开了邮件,里面文字也不多,简单地写着:

  茴:

  这是累计了六天的想念,很想你。

  我好像有点明白了,你在我身边就像空气一样,也许有时候并不能强烈地感受到,但是绝对不能失去,否则会没办法呼吸。

  就这么一直陪着我吧,好吗?

  陈寻

  方茴看完邮件之后心里酸酸的,她按了回复键输入了“好”字和一个笑脸符号。可是她并不是特别的高兴,她始终觉得心里有一块空落落的,而陈寻并没能填满它。那个空气的比喻反而让方茴难受,她体会到了没有强烈思念的寂寞,但是尚还没体会到不能呼吸的痛苦。

  晚上陈寻打来了电话,约好8号上学一起吃饭,别的也没多说什么,陈寻那边有点嘈杂,方茴问他在哪儿,他只简单说了在外面,从接通到挂断,前后也就大概三分钟。

  开学之后他们一起吃了晚饭,方茴说想去遛遛操场,陈寻就陪她一起去了。初秋还留有夏末的最后一点余温,空气是凉的,但傍晚的夕阳照在身上,还有一些暖。

  方茴看着陈寻若有所思的侧脸说:“想什么呢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“是么?”

  “是啊,要不你说我能想什么?”陈寻笑着说。

  “我怎么知道。”

  “哈哈。”

  两人之间一阵沉默,方茴深吸了口气说:“你是不是觉得和我没话说?”

  “什么呀!不是一直说着呢么!”陈寻淡淡地回答。

  “说真的,你这几天想我了么?”方茴低下头问。

  “想了,还和他们念叨来着,你又不会游泳,怕你下海出什么意外。”

  “是吗?不是最后一天才想起来要给我写信的?”

  “不是!我就是怎么想怎么写的!每天写一封‘我想你’也没什么意义啊!”陈寻刻意解释说,其实他真是想每天写一封来着,要不是第一天错过去了,没准真就写了。可是后来他又和沈晓棠出去玩了一天,去前门淘盘,顺道逛了大栅栏,还特意去吃了天兴居的炒肝。那天玩得特高兴,回家也挺晚的,他一犯懒就没再想写信这茬。

  “陈寻……”方茴顿了顿说,“我觉得你没以前喜欢我了,咱俩好像和上高中那会儿不太一样了。”

  “胡说什么呐!你就爱成天瞎琢磨,根本没那回事!”陈寻烦躁地说。

  “你好好想一想,你真的还喜欢我吗?”方茴停下来,幽幽地看着陈寻,一字一句地说。

  “好吧我承认,可能咱们的感情是不像以前那么强烈了,但这不代表我就不喜欢你了呀!毕竟咱们还是长大了,上大学后事情又多,不可能再像高中时候那样天天守在一起。我还是喜欢你,我很清楚我的生活里面不能没有你。但我觉得咱们都应该更成熟地对待咱们的感情,不能总是胡思乱想。”

  陈寻扶着她的肩膀说,方茴一直低着头,鼻子一抽一抽的,她这样子让陈寻很心疼,他把方茴抱在怀里说:“别哭了,你一哭我心里就特难受。”

  “陈寻……你答应我件事行么?”方茴趴在他肩膀上说。

  “你说吧。”

  “要是有一天你喜欢别人了,你一定要告诉我,我保证不缠着你,但你一定要跟我说,好吗?”

  “不许胡说!”陈寻想起这些年的往事,自己眼睛也酸了,搂住她说,“我们考一个大学不就是为了在一起么?你知道吗?当初我高考物理有一道大题没做,就是为了能和你在一个学校!我们一定会一直在一起的!”

  两个人在操场的角落紧紧拥抱,方茴特别感动,好半天才有点不好意思地松开手说:“今天多陪我待会儿吧。”

  “成!”陈寻笑笑说,“一切听你安排!”

  方茴也低下头笑了,陈寻松了口气,正想和她聊点什么高兴的事,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上面一闪一闪的是吴婷婷的名字。

  陈寻有些尴尬地回转过身,虽然看得出来很犹豫,但他还是接起了电话。电话那边吴婷婷发出了从未有过的慌乱声音,她像念咒似的一遍遍重复着一句话:“来中粮广场!孙涛他们看见白锋了!”

  陈寻最终还是告别了方茴,去中粮广场找吴婷婷了。面对陈寻慌张的神色,方茴没什么可说的只能答应了好,之后她还想叮嘱两句,可是陈寻却已经头也不回地跑走了。站在原地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,方茴觉得更加寂寞。

  陈寻来到中粮广场时天已经完全黑了,吴婷婷红着眼睛愣愣地坐在一旁的台阶上,孙涛和杨晴站在她旁边,满面愁云。

  “到底怎么回事?谁看见了白锋?”陈寻迎上去问。

  “我们俩!”孙涛拉过杨晴来说,“她事儿特多,非喜欢那种带香味的避孕套,中粮地下的超市有卖的,就拉着我来买。结账的时候我看旁边款台那人特眼熟,猛地就觉得像白锋,但是看着比原先白锋单薄,头发挺长的,有点他妈阴柔,就跟美发店那种人似的。你要说长相是真像,可气质一点都不像,白锋多爷们儿啊!他好像看见了我们,急匆匆就出去了,等我们跟出来就不见影了,我看着好像是去了对面的北京国际饭店里头,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他!”

  “不知道是不是你就把她招摆来!”陈寻瞪了他一眼说。

  “婷婷都等了这么些年了,不管是不是都得告诉她一声啊!”杨晴怜悯地看了看吴婷婷说。

  “你缺心眼儿呀!要不是呢,不就相当于把她扔高了再摔下来么!她受得了么?”

  陈寻皱着眉说,“海冰呢?来了吗?”

  “来了,上对面国际饭店里问去了,这哪儿能问出来啊!就算那人是白锋他也不敢用真名啊!说不定一问立马就跑了呢。婷婷情绪太激动,就没让她去,怕闹大了,我们在这边陪着她。你快劝劝她去,她非要在这里守一宿,说是等那人出来,亲眼看看。”孙涛跺着脚说。

  陈寻狠狠白了他一眼,转身坐到吴婷婷旁边说:“又穿这么点!你冷不冷啊!”

  吴婷婷茫然地摇了摇头,陈寻叹了口气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他披上了说:“你先别想着是他,心里静静。我觉得不太会是白锋,你想想他现在又不知道自己没杀人罪,北京他怎么可能回来?肯定是天涯海角指不定哪儿飘着呢。你别听见点风吹草动就坐不住,不是我说,你对他还是放一放吧!”

  吴婷婷没理他,依然执著地望向对面,陈寻挠了挠头,只好毫无办法的继续陪着她。

  过了一会唐海冰走了过来,吴婷婷腾的站了起来,一把拉住他颤声问:“怎么样?

  问着了么?”

  唐海冰扶稳了她说:“国际饭店的人才不可能帮咱们查有没有这么个人呢!再说用白锋这名也根本查不着!后来我偷偷给打扫大厅那阿姨塞了五十块钱,她告诉我是有一个穿红衣服黑裤子的小伙子进去,头发很长,急匆匆的,上电梯了,肯定是在里面住的,我估摸着应该就是孙涛他们看见的那个人!”

  吴婷婷听他说完脸上就露出了欣喜的潮红颜色,她松开手看着陈寻高兴地说:“好好好!我这就上国际饭店门口等着去!”

  “这都几点了?等什么等啊!就算是他,人家也得睡觉啊!你先回家,明天再来吧!”陈寻拉住她说。

  “我不!万一他晚上走了怎么办?我要去等!”吴婷婷挣开他说,“你们要是觉得麻烦就回去!反正我是肯定不会走的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呢!我们可能把你一个人扔这儿么?”唐海冰叹了口气说,“反正现在我一个人住,明天就请个假不去上班了,我陪着你!陈寻你就回学校上课去吧!孙涛你呢?明儿要有事你也走!”

  “我们明天就政经和军理,都可以不上了,我也在这儿盯着吧!”陈寻说。

  “我刚和人在动物园租了个摊,倒服装呢,现在还没正式开张,我也没事!”孙涛搂住杨晴说,“要不你先一个人回家?”

  “我不,要那人真实白锋我也想看看他呢!那可是我小时候的偶像!”杨晴笑着说。

  吴婷婷扫视了他们一圈,嘴扁了扁就要哭出来,陈寻把她你的脑袋按在怀里说:“别掉金豆啦,等着和白锋见面的时候再哭吧!把这些年的委屈都哭出来给丫看看!”

  “嗯!”吴婷婷使劲点了点头说。

  几个人在国际饭店门口找了块地坐下来,头半夜还兴奋地盯着看,后半夜又冷又饿就都有点撑不住了。孙涛把杨晴抱在怀里睡了,唐海冰一根接着一根抽烟,也是上下眼皮打架。陈寻和吴婷婷披着一件外套靠在一起,吴婷婷看着高大的国际饭店说:“陈寻,你困么?”

  “不太困。”

  “我也是……我一想到能见到白锋,哪怕是仅仅跟他长得像的人,我的心就跳得特别厉害,根本睡不着。”吴婷婷捂着心口说。

  “要是真是他,你见面先跟他说什么啊?”陈寻把衣服往她那边挪了挪说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……我真没想好,你说我该说什么啊?多年不见?过得怎么样?你还好吗?”吴婷婷皱着眉头说,“我怎么觉得有点假啊!”

  “不,挺有那种味儿的,电视剧里男女主角就别重逢不都这么说么?”

  “可你觉得我是女主角吗?”吴婷婷轻轻笑了笑说,“其实见面第一句话我应该问他,你还记得我是谁吗?”

  “别瞎琢磨了。”陈寻蒙住她的眼睛说,“眯一会儿吧,要不明天一双兔子眼,白锋就算心里记着你也认不出来了,我帮你盯着。”

  “好。”吴婷婷顿了顿又说,“你以为我还有什么奢望吗?我只是想亲口告诉他,他没杀人,可以光明正大地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了。”

  陈寻感觉自己的手心湿润了,他搂紧了怀里的女孩,仰望着已经看不到星星的北京夜空,长叹了一口气。

  (11)

  他们一直盯到第二天上午十点多,那个酷似白锋的人终于出现了。他陪着一个很有派头的男人走出来,一辆奔驰停在大门口,他为那个男人打开车门,笑着送他上了车。阳光之下那个人看起来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些苍白,尽管穿着价值不菲的衣服,发型身材样貌都有了很大的变化,但吴婷婷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。

  那个人就是白锋。

  吴婷婷猛地站起来向他走过去,苦守一宿之后的强烈运动让她眼前有点发花,可她还是强睁着眼,死死盯着白锋的身影生怕他再次消失不见。走入大厅她才追上白锋,他并没发现跟来的吴婷婷,只是像在自己家的住宅楼一样向电梯走去。

  “白锋……”吴婷婷在他身后轻轻叫了出来。

  白锋猛的一停,但他没有回头,只是更快地向前走去。

  “白锋,没事的,是我!”吴婷婷拉住他说,“我是……吴婷婷。”

  吴婷婷盯着他的眼睛说出了自己的名字,而在她心里,她多么希望能从白锋嘴里听见自己的名字。

  “对不起小姐,你恐怕认错人了。”

  那双眼睛里没有一点欣喜或惊恐的神色,好像曾经的一切都融化在了里面,白锋很冷静地带着陌生口音说出了这句话。

  电梯发出了丁东的声响,他挣开了吴婷婷的手走了进去。陈寻他们也已经追了过来,唐海冰看了看不断上升的电梯楼层说:“怎么样?是他吗?”

  “是他!是他!绝对是他!”吴婷婷疯狂地按着向上的电梯按钮说,“他不承认,但是我敢肯定是他!一定是这里人太多了,所以他不敢承认。也没准他以为咱们是警察派来的,我要上去找他!我要跟他说……”

  “婷婷你先等会!你确认那个人是他吗?”陈寻压低声音拉住她的手说。

  “你不是也看见了吗?你能说那个人不是他吗?”吴婷婷激动地说。

  “我知道,但你至少要看清楚他停哪个楼层对不对?”陈寻扶稳她的肩膀说。

  吴婷婷慌忙抬起头看,电梯屏上的电子数字稳稳地停住了12层。

  几个人上了楼,客房的楼道里很安静,他们也不敢声张,只在电梯那里待着。陈寻转过身跟唐海冰说:“咱们别守在一层,一个是目标太大容易让宾馆的人给轰走,二一个,白锋不一定真的就在这楼,没准他怕咱们跟来,故意让电梯停这里,然后上一层或下一层呢。还是这么着,海冰你上13层,杨晴你去11层,都守在电梯口,孙涛上大门口等着,我陪婷婷在这里。咱们手机联系,只要看见他了就拦住,然后立马给我打电话。”

  “你小子就是鸡贼!比谁想得都多!行吧,就这么着!大家分头行动吧!”唐海冰拍了拍陈寻肩膀说。

  他们分别去了陈寻说的地方,吴婷婷靠在电梯边上轻轻颤抖起来,陈寻扶住她说:“是不是撑不住了?早上你也没吃两口饭,指不定还要等多久呢!”

  “陈寻……我和他说话了……”吴婷婷抓住他留下了眼泪,“我真的和他说话了!”

  “好了好了,知道了,他怎么样,有变化吗?”陈寻靠在她身边问。

  “嗯……变帅了。”吴婷婷擦了擦眼睛,笑着说。

  “切!你怎么这么花痴啊?”陈寻撇撇嘴说。

  “真的,比你还帅!像明星一样!身上还有古龙水的味!他现在估计是在做生意,一定挺有钱的!你看他送那人坐的车!奔驰320吧!我觉得他是先隐姓埋名到另外一个城市,然后白手起家,最后飞黄腾达!”吴婷婷合起双手支着下巴,眼睛闪出了光。

  “这时候青梅竹马的你出现,告诉他他并没有犯杀人罪。他喜极而泣当场向你求婚,然后你们手拉手心连心直接跨越社会主义,奔向共产主义!夏天去夏威夷吹吹风,冬天去瑞士滑滑雪,忙了就挣点钱,闲了就生俩孩子。但凡言情小说里写的场景你们都实地演练一次!除了第三者这样的情节不要出现,其他你们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,你看我这设想还合你口味不?”

  “去你的!”吴婷婷打了陈寻一巴掌说,脸颊绯红了起来。

  但是等待的时间比他们想象的要漫长的多,直到下午五点,白锋才从12层的一个房间出来,当他看见守在电梯口憔悴的陈寻和吴婷婷时,终是难以掩饰地愣住了。

  “白锋你太不地道了吧?哥们儿等你都快24小时了!”陈寻上去拍了他一下说,而吴婷婷只是在陈寻身后眼都不眨地看着他。

  “就你们两个?”白锋不动声色地闪开了陈寻的手问。

  “海冰他们在楼下,我这就给他们发个短信。放心,都是自己人!”陈寻有些尴尬地收回了手说。

  白锋敏感地环视了一下四周,转过身说:“上我房间说吧,别在这里站着了!”

  陈寻和吴婷婷跟着他走进了他的房间,屋子和普通的宾馆房间不太一样,多了一点生活的气息,能看出来他在这里住了挺长时间。陈寻和吴婷婷坐在了小沙发上,白锋把外套脱下来,露出了里面很贴身的黑T,他走到冰箱前蹲下说:“喝点什么?都会喝酒了吧?”

  “没问题呀!绝对不比你喝的少。”陈寻笑着说。

  白锋扔给了他们一人一听啤酒,吴婷婷有些局促,陈寻先打开了自己那个递给了她,又把她手里的拿过来打开说:“白锋,你现在发大财了吧?都能住国际饭店了!真牛逼!”

  “呵呵,我这种人可能发财么?这房订了半年,但不是我CHECKIN的。”白锋掏出了一盒细长的烟说,“别叫我白锋了,我自己都听不习惯了,叫我ANDY吧!来一根么?”

  吴婷婷茫然地看了他一眼,又低下头去。

  “不用,我不怎么抽烟,我也抽不惯这种凉烟!”陈寻摆摆手说,“那是谁给你订的房间啊?”

  “谁有钱谁给我订,反正低于这种水平的房我肯定不住。对了,你们早上看见了吧,就是我送下去那个胖子掏的钱,别看丫肥得跟猪似的,但是真有钱。他刚才是去长安俱乐部,知道那里不算会费光入籍就多少钱么?15个!而且还不是你花钱就能进去的!”

  “哇塞!这么牛!”陈寻惊讶地说,“那人是你老板?”

  白锋仰头笑了起来,他咳嗽了两声说:“算是吧!有点雇佣关系,我为他服务。”

  “那你还说你没钱!和那么有钱的主儿合作你能穷么?没事,你说实话我们也不会敲诈你,你现在到底干吗呢?”

  “我呀……”白锋凑到他跟前吐了口烟圈说,“给男人当褥子给女人当被子,白天歇着晚上用功,有人叫我少爷,有人叫我MONEYBOY,小名叫牛郎,大名叫高级男公关,北京,是叫鸭吧?”

  吴婷婷瞪大了眼,使劲地看着他,白锋好无所谓地斜着眼冲她笑笑,陈寻咽了口吐沫,有点结巴地说:“你……你丫别跟哥们儿开玩笑啊!我们是来找你说正经事的!”

  “我可没跟你开玩笑,要不然我给你张名片,你要有空也来找我玩玩,看小时候的交情我给你打个88折。婷婷也可以,我男女都成,估计你们也包不了长的,就419吧!”白锋坐在床上说。

  陈寻刚要站起来就被吴婷婷按住了,她颤颤地问:“什么419?419块钱?”

  “哎呀看你挺时髦的怎么这都不知道啊!419块钱我也就陪你喝个酒,那还得趁着我心情好,而且还是你买单。419,FORONENIGHT!这总明白了吧!”白锋笑着说。

  吴婷婷晃了晃,一下跌坐在了沙发上。

  “白锋!”陈寻忍不住站了起来,一把揪住他喊,“你跟她说什么呢?你疯了?你怎么能干这个!”

  “我怎么不能干这个?”白锋推开他的手冷冷地说,“你们觉得我能做什么?不被警察发现,能吃口饱饭,能有厉害的人撑腰!不能这个我能做什么?你以为我和你们一样,在爸爸妈妈的庇护下过完美好的童年,接着过美好的少年、中年?陈寻,你他妈太天真了!你待的这个地儿叫社会!我触犯的那个东西叫法律!不去偿命,不去蹲监狱我还想趾高气扬地活着?放屁!我他妈的能活着就是奇迹!我只能在最肮脏最恶心最阴暗的地方苟且偷生!别说在这里被男的女的一起嫖,就是干更不是人的事,只要能活着我就都敢干!你,我,她,咱们不是小时候在胡同里玩的孩子了!白锋这人早在十年前就没了!你们懂不懂?”

  白锋说完这些后不能控制地颤抖了起来,吴婷婷已经泪流满面,她扑上去紧紧抱住白锋说:“你没杀人!没杀人!姓曹的已经被抓住了!他已经都招了,人是他杀的,不是你!白锋你没犯杀人罪!没有!”

  “什么……你说什么?”白锋失神的眼睛渐渐聚焦。

  “我说你没杀人!那个人的致命伤是天灵盖不是后脑勺!警察已经都查清楚了,是他们亲自去你爷爷家说的!你相信我!你真的没杀人!”吴婷婷大声哭喊着说。

  “不可能……怎么可能?我明明看见他到了去了,流了好多血……你骗我,你骗我的对不对?你们想骗我回去自首!想让我去挨枪子!”白锋猛地推开吴婷婷说。

  吴婷婷倒在地上,挣扎地去拉他的裤脚,一边拉一边哭着说:“我没骗你!你真的

  没杀人!不信你问陈寻,真的不是你干的!”

  白锋抬头看着陈寻,陈寻缓缓地点了点头。白锋一下子坐在床上,他紧紧拽住床单,自言自语地说:“为什么?为什么到现在才告诉我我没杀人?我都变得不再是人了,你们来告诉我我没杀人?为什么?为什么!”

  “白锋你冷静一下……”陈寻走过去扶住他的肩膀说。

  “冷静?我没办法冷静!你过十年我这种日子再冷静看看!”白锋挣扎开说,“白锋?谁是白锋?没人是白锋!你们都给我滚!别在我这胡说八道!都给我滚!”

  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,陈寻打开门把唐海冰他们迎了进来,看着屋里一片狼藉的样子,唐海冰迷惑地问:“这……这是怎么啦?”

  “没事!你把婷婷先扶出去!”陈寻搀起吴婷婷,把她放在了唐海冰怀里。

  “哎!怎么着啊,这是?”孙涛也满头雾水。

  陈寻不由分说的把他们一起推出了门外,他关上门回过头说:“白锋,我知道你心里难受,受不了这么大的变故,换成谁都会受不了。但是路都是自己走的,你的人生很可悲,那也是你当初太鲁莽造成的!你怨不得别人!我还告诉你,不是只有你的人生可悲,你的经历影响了别人的人生!婷婷这么多年来一直在等你你知道吗?她不可悲吗?她比你更可悲!她明明什么坏事都没做却还要承担你带来的所有痛苦!一心一意地等着你回来!她什么都不求,只希望你能给她一句安慰的话,让她觉得这些年过得值!我不知道你以后怎么办,我也不知道她会怎么样,但是我希望你能够做一个男人该做的事!哪怕就跟她说句掏心掏肺的实话!小时候我特别崇拜你,我觉得你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!我希望以后我也能这么认为,我能和别人说我有一个哥们儿特牛逼!他打过人,流过亡,所有罪他都受了,可他还是这个!”

  陈寻在白锋面前竖起了一个拇指,白锋看着他的手终于哭出了声音。

  陈寻叹了口气,他拿过宾馆的纸笔写了点什么扔给他说:“这是我和婷婷的手机号,有事找我们吧,我不打扰你了,再见!”

  陈寻下了楼,他们一起把吴婷婷送回了唐海冰租的小屋,一路上吴婷婷一句话没说,她也没哭,只是看着窗户发呆。

  晚上大家都住了下来,陈寻陪着她躺在屋里的一张床上。吴婷婷拉住了陈寻的手,轻轻地说:“我觉得心里最大的事已经过去了,真的,我不太难受。”

  “乖。”陈寻紧紧拉住她说,“以后好好地过,咱们才19岁,日子还长着呢。”

  “可我怎么觉得自己突然老了啊……”吴婷婷吸了吸鼻子说。

  “傻丫头,到89岁才能说自己老呢!”陈寻摸了摸她的头发说,“快睡吧!”

  “嗯!”吴婷婷靠在陈寻怀里,哭着闭上了眼睛。

  而陈寻却怎么也睡不着,他第一次深切地感受到了青春的残忍和无知的代价,所谓似水流年,还真不是谁都玩得起的。

  半夜两点多的时候,吴婷婷的手机响了起来,她打开着,是一条短信。一个1390开头的陌生号码发过来的,上面写着:

  谢谢你,祝你幸福。

  吴婷婷看了很久,直到认为已经把这几个字刻在心里了之后,才无声地按下了删除键。

  屏幕闪亮了一下,随后一切都黑暗了下来。

  (12)

  在吴婷婷和白锋轰轰烈烈地见面时,方茴正和林嘉茉一起安静地过自己的19岁生日。

  一天一夜陈寻都没有和她联系,方茴在宿舍里看着画了圈的日历,还是忍不住寂寞把林嘉茉叫了出来。

  “把你的生日都忘了,是有点过分。”林嘉茉皱着眉说,“什么人那么重要?一宿都不回来?”

  “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女孩,初恋。”方茴淡淡地说。

  “不会吧!”林嘉茉把筷子拍在桌子上说:“这你都敢让他去?还夜不归宿?不是我说,方茴,我觉得你有时候真是没轻没重!平时什么他没给你打电话啦、没发短信啦、十一少写了两封邮件啦,你都耿耿于怀的。现在他去找初恋情人,连你过生日都不闻不问,你反倒踏踏实实的,你到底怎么想的啊!”

  “没怎么想,有些事情我根本拦不住。”方茴喝了口茶说,“那个女孩也挺可怜的,他们从小一起长大,陈寻不可能对她的事不闻不问。虽然他答应过我,少和她联系,但是他肯定做不到。”

  “你就不怕他们这一夜发生点什么?”林嘉茉赌气地说。

  “如果想发生,现在不是已经发生了?”方茴惨淡地笑了笑。

  “那你怎么办?”

  “分手。”方茴呼了口气说,“不能像以前一样喜欢了就分手吧,嘉茉,我有种预感,我们可能真的会分手。”

  “你们怎么到这种地步了……”

  “按他的话说,长大了吧。”方茴握紧了杯子,“我现在觉得自己当初特别幼稚,为了能和他在一个学校拼尽了全力,以为在同一个地方就能永远不变。可是长大了之后总会改变,学不一样的功课,走不一样的路,遇见不一样的人,我们根本避免不了分道而行的命运。”

  “你们俩到底怎么了?你遇见谁了?他遇见谁了?”林嘉茉认真地问。

  “他遇见了一个女孩,很不错的女孩,可是他没告诉我。”方茴低下头说。

  “谁啊?那你怎么知道的?”

  “偶然遇见了。我也不知道是谁,军训时候好像拉过歌,挺活跃的。那天我看见他们一起吃饭,你知道么,陈寻侃侃而谈的样子真的很吸引人,只可惜我是在他跟别的女孩说话时才注意到的。”

  “我知道那个女孩,财政系的,叫沈晓棠,确实挺好看的。”林嘉茉想了想说,“不过他们一起吃饭也不代表什么啊!你别想多了。”

  “如果你也看到,你就知道不是我多想了,那种感觉我描述不出来。”

  “那你问问他啊!”

  “还是等他来跟我说吧,也许他提起沈晓棠的那天,就是我该和他说再见的那天了……”方茴终于不再冷静地说话,眼泪顺着她腮旁滑落,在塑料的餐巾布上留下了一个小小的水洼。

  “别哭了!大过生日的,这是干吗啊!来,咱俩干一杯!让烦心事都滚蛋!”林嘉茉举起杯子说。

  方茴擦干了眼泪,点点头说:“嗯!不提他了,你怎么样啊?现在也不是每天都见到你了,和苏凯、赵烨还联系着吗?”

  林嘉茉苦笑着说:“苏凯刚上大学的时候还经常给我写信,有一阵我都觉得我们可能还有希望,可后来慢慢的信就少了。最近一次来信还是咱们一模那会儿,说是在大学里有了新女朋友。他最终还是没能一直等郑雪,之前信誓旦旦地说哪怕没有结果也要等的人是他,现在唏嘘感叹地说当初太小太傻的人也是他。所以你看,什么都是那么回事儿。我现在都觉得自己那时太想不开,人长大了就明白了。”

  “那赵烨呢?”方茴抬起眼睛问。

  “他啊……他还在给我写信。”林嘉茉顿了顿说,“可能刚到长春还不习惯吧,等有了新朋友也就会淡了。”

  “嘉茉,你就真的没对他有过一点点的感情,或者是感动?”

  “感动产生的感情和爱情不一样,我不太甘心,在还没经历爱情的时候就选择感动。我就是要为自己爱,得不到回应也无所谓,不是永远也无所谓!”林嘉茉看着远处说,“因为我现在不相信永远了,毕业的时候咱们哭着在树下面刻着‘永远不分开’,可是现在呢?乔燃不告而别去了伦敦,赵烨在长春,你我和陈寻虽然还在一起,但又有谁保证一直在一起?你不是也没有信心么?不是我们想失信,而是当我们长大就已经背叛了曾经,背叛了那时的自己!”

  “真的背叛了么?”方茴喃喃地说,“可是我总觉得,不应该是这样的啊。”

  “也许吧!等我们不再年轻的时候。”林嘉茉笑着说。

  “不说这些了,我都被你说晕了!听说陈寻他们宿舍的宋宁追你呢,你就不打算找个男朋友?”方茴也笑了起来。

  “光有人追管什么用!”林嘉茉叹了口气说,“不过昨天晚上我梦见宋宁了,忘了什么内容了,但好像还挺不错的,是个好梦!”

  “看来还是该找男朋友了。”方茴点了她脑门儿一下。

  “讨厌!”林嘉茉红着脸说。

  陈寻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,他有些迷茫地坐起来,好一会才盯着吴婷婷问:“几点了?”

  “2001年10月10日下午3点24分!”吴婷婷看着手表报时说:“现在是在唐海冰租的平房里,站在你眼前并且陪你睡了一宿的是吴婷婷,你应该考虑是否对她负责任了。”

  “你说现在几号?”陈寻听了那个日子,猛地清醒过来说。

  “10号,怎么了?”吴婷婷也不再开玩笑,疑惑地告诉他。

  “操!怎么都他妈10号了!”陈寻一下坐起来,抹了抹脸就要往外走。

  “着什么急啊?上课点名?反正都晚了,先吃口饭再走吧!”吴婷婷拉住他说。

  “不行不行!昨天方茴生日!我彻底把这事忘了,我还是现在就回去吧!”陈寻穿上外套说。

  “那你慢点!”吴婷婷往他兜里塞了两块威化饼干说。

  “嗯,我先走了啊!”

  陈寻走到门口停了停,又返回来说:“别想白锋了,好好想想你后百十来年怎么过!你要是自己想不好,就给我打电话,我帮你想!”

  “知道啦!”吴婷婷比了个Ok的手势,目送着他走了出去。

  陈寻回到宿舍,宋宁他们也刚下课,几个人在门口遇见了,王森昭担心地拉住他问:“老四,这两天你去哪儿了?没个消息,手机也打不通!”

  “你别说,先验证一下我们的猜测。据我看,你之所以夜不归宿只可能是两种原因,一,你狠狠心把41给办了;二,你狠狠心把42给办了。”

  “你丫……”

  陈寻刚张嘴就被宋宁打断:“你先别着急肯定我,等高尚说完!”

  “我觉得是三种原因。一,被扎针的给扎上了,直接去医院查得没得AIDS;二,被传说中北X大的花子给看中了,直接收入后宫;三,被拉登招到恐怖组织里去了。”高尚摇头晃脑地说。

  “操!你们丫就这么在背后琢磨我的啊!”陈寻拿起自动刮胡刀说,“说真的,这两天没点名吧?”

  “没点名?没少点名!”宋宁瞪着眼睛说,“第一天政经点名,第二天微积分点你回答问题。我一心软站起来帮你回答了,都怪我平时学的太次,答了半天尽逗大家笑了,驴唇不对马嘴。老师一失望挨着学号就点了我的名,让我补充!幸亏老大反应灵敏,站起来帮我答上来了。所以你记着点啊,以后上微积分,我是你,老大是我,你是老大!”

  “谢谢,谢谢了啊!如果哥们儿期末微积分没折,绝对请你们吃饭!”陈寻赔笑着说,“这两天方茴给我打电话了么?”

  “没有。哎,你到底干吗去了?难不成还有43?”宋宁斜着眼看他说。

  “滚蛋!回来再跟你们说吧,我得先找一趟方茴去。”

  陈寻拿起了钱包钥匙就往外走,到门口他突然停住,从钱包里抽出一张五毛钱的纸币扭过头说:“高尚,上回你说那纸戒指怎么叠来着?快给我叠一个!”

  宋宁笑了笑说:“你丫行,就是一彻头彻尾的浪子!”

  陈寻把方茴约下了楼,去学校的小树林。她表情依然平淡,陈寻拉着她讪讪地说:“真对不起,昨天真是太惊心动魄了,一乱就……就没跟你打招呼。也没来得及给你买个什么生日礼物,你想要什么,咱们这就出去买去。”

  “没什么想要的。”方茴低下头说。

  “真没有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“那……晚上一起吃饭!”

  “我和我们宿舍的一起吃过了。”

  “那你说吧,咱俩怎么给你庆祝生日!”

  “不用了。”

  “你还是生气了吧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“你别乱想啊!我和吴婷婷真没什么,我们见到白锋了,然后……”

  “知道了!”方茴打断他说,“别说这个了,你总有你的理由的。”

  “我真的是……”

  “我不想听!”方茴有些激动地说,“算我求你了,你别给我讲行么?我不想知道你

  和吴婷婷这两天两夜发生了什么,一点都不想知道!”

  “方茴,你别这样,我……”陈寻拉住她说。

  “放开!”方茴抽回了自己的手说。

  “你这是干吗呀!”陈寻也彻底撒开了手,“总得听我把话说完吧!我在外头陪吴婷婷等了一天一宿的白锋,眼都没合。他们又哭又闹,我怕出事,又使劲拦着他们!回去唐海冰那屋我连脱衣服的劲都没有了,睡也睡不踏实,还得盯着吴婷婷,怕她万一想不开干傻事,下午要不是她起来晃悠床,我根本就醒不了。我睁眼想的第一件事就是你生日,我……”

  陈寻说着说着就停了下来,他看见方茴的脸色变成难以形容的灰白颜色,她的身体发抖,手指发抖,连嘴唇都发抖,两片薄薄的嘴唇吐出了不连贯的声音:

  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你和她住一起了?你们住一起了?”

  “不是……方茴,你听我说,不是你想的那样,不是!”陈寻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,他慌忙拉住方茴,急赤白脸地解释说。

  “你放开我,你放开!”方茴哭着尖叫出声。

  “我不放!你听我说清楚了,你不能就这么走!”陈寻紧紧抱住她说。

  “陈寻,你放开我!你别碰我!你别逼我!你让我一人待会,我求求你,我真的不想听你和她的事,也不想和刚从别人床上下来的人说话!恶心!我觉得恶心!”方茴使劲挣扎着说。

  陈寻一下送了手,他怔怔地看着方茴说:“你说……你说什么?你说我恶心?你跟了我这么些年最后就说我恶心?我他妈的这么对你就是恶心?”

  方茴恨恨地看了他一眼,扭头跑出了小树林,陈寻含着眼泪看着她渐渐消失。他手里握着的五毛钱戒指已经被捏成了一团,陈寻把它使劲扔进了树丛中央,转身向另一边走了。

    上一篇:九夜茴:匆匆那年 第一卷 不忘 第一卷 不忘(7) 返回目录 下一篇:九夜茴:匆匆那年 第七卷 遇见 第七卷 13

    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    匆匆那年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http://www.gongsifu.cn
    阅读提示:

    1.《匆匆那年》 是连载在起点中文网的一部东方玄幻小说,作者是起点白金作家九夜茴。《匆匆那年》是作家九夜茴继《弟弟,再爱我一次》和《风不飘摇,云不飘摇》后的又一力作。作品通过诙谐的文字,以方茴和陈寻的爱情故事为主线,描述了80后的情感与生活历程。

    2.《匆匆那年》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[九夜茴]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,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电子阅读平台

    3.《匆匆那年》版权属于作者九夜茴,本站只是喜欢此小说特此收藏,同时也为同样喜欢《匆匆那年》的书迷提供匆匆那年无弹窗免费阅读的平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