恭丝小说网
网站banner图片

栏目列表

文章图片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匆匆那年 >
九夜茴:匆匆那年 第五卷长大 第五卷长大(3)
来源:http://www.gongsifu.cn  时间:18-11-09 11:21
摘要: 方茴疯了一样的跑过去,她哭喊着陈寻的名字,紧紧抓着他的手,一次次想把他拉起来,拉到自己怀里,可是对方却没有一点反应,死气沉沉的。这种徒劳无功的拉扯突然让她产生无比

  方茴疯了一样的跑过去,她哭喊着陈寻的名字,紧紧抓着他的手,一次次想把他拉起来,拉到自己怀里,可是对方却没有一点反应,死气沉沉的。这种徒劳无功的拉扯突然让她产生无比空虚的感觉,好像整个世界只有她在用力。

  难道就不想一起站起来逃跑吗?她疑惑地抬起头。

  然而她看见的竟然是冷冰冰的尸体,李贺的尸体,他的手上沾满了血,而方茴一直紧紧握住的,就是这只无丝毫生气的手。她猛地甩开它,可是不可避免的,她已经染上了李贺的血。

  唐海冰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开了,人们渐渐围成一个圆圈,方茴觉得有千百个指头指点着自己,她大声辩解,但根本没人听。在这些冷漠的人中她终于看到了陈寻,但是陈寻一脸厌恶,他撇撇嘴,转身和唐海冰一起离去……

  “别走!”

  方茴惊醒时泪流满面,她竟然觉得这个梦无比真实,至少那种无可挽回的锥心之痛是真的,让她一阵阵心有余悸。

  第二天上学,方茴因为这个梦很没精神,乔燃跟她说话,她都回答得恍恍惚惚的。陈寻吃完饭后坐在她后边的桌子上,方茴一直发呆,连头都没回。

  “嘿!想什么呢!”陈寻拿手里的棒棒糖敲了她一下说。

  方茴猛地一哆嗦,两个人都吓了一跳。

  “怎么了你?”陈寻忙跳下来,走到跟前弯下腰说。

  “没事。”方茴玩着手里的涂改液说,“你吓我一跳!怎么神出鬼没的!”

  “什么呀!我都坐那儿多半天了!你也太不关注我了!吃棒棒糖么?要橘子的还是草莓的?”陈寻问。

  “橘子。”方茴随口说。

  “橘子……”陈寻翻了翻兜,笑着说,“我忘了,橘子就是我嘴里这个,只剩草莓的了。我就舔了两口,你要不嫌弃,就凑合吃吧。”

  “哦。”方茴茫然地点点头。

  陈寻本来是跟她逗贫的,没想到她根本没听进去,一点反应都没有。看着她心不在焉的样子,陈寻疑惑地问:“方茴,你今天怎么这么不对劲啊,刚才上语文课时我就发现了,你趴了得有半节课,到底是怎么了?”

  “陈寻……”方茴认真地看着他说,“我昨天做了个梦,我梦见你和唐海冰一起走了,我一直叫你,可你没理我……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觉得早晚有一天,你会跟他们走,我最后还是留不住你……”

  陈寻“扑哧”一下笑了,他揉了揉方茴的脑袋,毫不在意地说:“你成天都琢磨什么啊!就因为这事?那是梦,又不是真的!再说,没听人说梦都是反的吗?怎么可能呢!”

  “可是我醒了就哭了,那种感觉特难受……”方茴低下头说。

  “你别胡思乱想了!”陈寻蹲下来,趴在她课桌边小声说:“我永远不会离开你的!”

  “永远是多远啊。”方茴轻笑了一下说,“我们才这么大,谁能说得准那么久以后的事情,我只是希望就算哪天我们分开了,你也不会后悔曾经和我好过,就够了。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陈寻沉下脸说,“我就是想以后都一直在一块儿才和你好的,要不然我这算是干吗?逗闷子啊?你就是压根不相信我!”

  “不是……”方茴有些伤心,虽然陈寻说得那么美好,但她却没什么底气。前路漫漫,而他们相遇太早,能够结伴同行多远,她真的没谱。

  “好!我要是说的不是真心话,以后抛弃你了,就让我出门撞墙,万事不顺,众叛亲离!”陈寻急了,赌气地说起了狠话。

  “行了行了,我知道了。”方茴忙安抚他说,“不是说给我棒棒糖么?哪儿呢?”

  陈寻看她不再纠结,心里舒服了点,把手中的棒棒糖递过去说:“你也真是的,你看电视里,那男的要发毒誓,女的都使劲拦着。你可好,一字不落听我说完,一点也不心疼我!”

  方茴红着脸剥开糖纸说:“你别胡说了,班里这么多人呢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