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匆匆那年 >

九夜茴:匆匆那年 第五卷长大 第五卷长大(19)

来源:匆匆那年 更新时间:2018-11-09 11:15 

  “苏凯借我的啊,怎么了?确实挺好听的!”

  “哦,没事。”方茴松了口气,“就是赵烨最近也在听这首歌呢。”

  “是……吗?”林嘉茉顿了顿,摘下耳机说,“我们俩挺让你们糟心的吧。”

  “也还行……”方茴点点头说,“我觉得没必要弄得跟陌生人似的。”

  “呵呵,你得给时间让我们都缓缓。”林嘉茉淡淡笑了笑说,“对了,郑雪可能要出国。”

  “什么?那苏凯……”方茴吃惊地说。

  “他很苦恼。你说也挺奇怪,我知道这件事应该高兴吧?可是我真的一点也高兴不起来。你没看他昨天那样子,眼圈都要红了……茴儿,你说我这样算不算第三者啊?”

  “瞎想什么呢!”方茴戳了她脑门一下,“老实看会书吧!到时候别人都比翼双飞了,就你还为高考发愁!看你还想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!待会儿要默写这单元生字词,你都背了?”

  “啊?你怎么不早说!完了完了!我一点都没看呢!你还有透明胶条没有?我粘点下来!”林嘉茉忙翻出英语书,拿起自动铅笔奋力在纸上抄了起来。

  方茴远远地看了一眼赵烨,他趴在桌子上,从校服领口露出了一截随身听的线。方茴叹了口气,她也说不清楚,两个都难过的人,究竟谁舍得谁。

  方茴说,很久之后,大概是2003年,她和林嘉茉一起看了关锦鹏导演的电影《蓝宇》,那是一部关于同性恋的故事,影片的插曲就是《你怎么舍得我难过》,最后一个镜头是在这段音乐声中,90年代末的北京渐渐被拆毁重建,有记忆的地方都变成高楼大厦下面的银灰色死角。看到那里她和林嘉茉不约而同地哭了起来,因为她们心中最美好的时光就像电影里拍摄的那样,也随着这古老的城市被一起拆毁了。

  我想那可能是方茴最后一次和林嘉茉待在一起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她就是在2003年来到了澳大利亚。而到了这里之后,林嘉茉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她的人生中。

  赵烨的话没能实现,十月一日那天他们并不是最后跳集体舞,实际上学校充分地把这套舞蹈利用到了极限,十二月二十日澳门回归,十二月三十一日迎接新千年,F中都去继续跳舞了。不过这两次都没有第一次轻松,光衣服就多穿了不少件。

  后来方茴在板报里写:“虽然寒风彻骨,同学们却有着火一样的热情,倒计十秒的那一刹那,所有炎黄子孙都产生了强烈的归属感。”她的这句话被陈寻嘲笑了很久,他说方茴明明都冻得缩成一团了,就是有归属感那也不是什么炎黄子孙的而是他陈寻的。是他用自己的火热双手温暖了她冰冻的心。

  方茴没理他,狠狠掐了他一把了事。这两个人已经不同于最初的青涩稚嫩,有了慢慢成熟的味道。

  1999年12月31日的新年联欢会,因为晚上的政治任务而与众不同地安排在了晚上进行。因为赵烨和林嘉茉的事,方茴他们的五人小组只好分成了两组去采买准备。乔燃和赵烨一组,负责买装饰品,陈寻、方茴和林嘉茉一组,负责买零食和水果。

  林嘉茉提议先绕道去一趟邮局,她要给苏凯寄一张贺卡,邮局迎接新千年有特别的活动,会在信封上加盖“龙戳”。而且邮票上的邮戳分别是1999年12月31日24时和2000年1月1日00时,真正的跨越了千年,很有意义。方茴觉得挺有意思,便和陈寻一起,也互相写了一封短信寄给彼此。

  陈寻写的是:谢谢你的爱,1999。

  方茴写的是:谢谢你陪我走过世纪末的最后一天,和新世纪的第一天。

  林嘉茉偷看了,笑话他们说:“应该是走过新世纪的每一天吧!”

  方茴红着脸反驳:“又不可能真的活一千岁,那不成妖精了!”

  陈寻笑笑说:“话不能这么说,有首歌不是唱‘爱你一万年’么,人家也不可能活一万年啊!就是美好的愿望而已。那咱们也表达一下美好的愿望怕什么的?就改成每一天吧!”

    上一篇:九夜茴:匆匆那年 第五卷长大 第五卷长大(18) 返回目录 下一篇:九夜茴:匆匆那年 第五卷长大 第五卷长大(2)

    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    匆匆那年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http://www.gongsifu.cn
    阅读提示:

    1.《匆匆那年》 是连载在起点中文网的一部东方玄幻小说,作者是起点白金作家九夜茴。《匆匆那年》是作家九夜茴继《弟弟,再爱我一次》和《风不飘摇,云不飘摇》后的又一力作。作品通过诙谐的文字,以方茴和陈寻的爱情故事为主线,描述了80后的情感与生活历程。

    2.《匆匆那年》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[九夜茴]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,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电子阅读平台

    3.《匆匆那年》版权属于作者九夜茴,本站只是喜欢此小说特此收藏,同时也为同样喜欢《匆匆那年》的书迷提供匆匆那年无弹窗免费阅读的平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