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匆匆那年 >

九夜茴:匆匆那年 第五卷长大 第五卷长大(14)

来源:匆匆那年 更新时间:2018-11-09 11:13 

  “我现在哪儿有空想着她啊!”

  “那你为什么小心翼翼地留着她的杯子?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得了!不用解释,你不是老说么?解释就是掩饰,掩饰就是讲故事!”

  我气得一下子乐了出来,平时我说话方茴总不往心里去,但一旦我们吵架她却总能说出点我扯淡的那些话来堵我。

  “我发现了,你呀,就是我克星!”我拿过她手里的袋子说。

  “不敢当!”方茴没有争,把袋子交给我,却还剩下一点点小脾气。

  “啊!我明白了,你是吃醋了对不对?”我逗她说,虽然是玩笑话,但是我还是有一丝奢望。

  “张楠!你能不能不瞎说八道啊!”方茴瞪了我一眼,彻底绝了我的念想。

  我自嘲地笑笑说:“我留着她的杯子,不代表我还喜欢她。就像你把陈寻所有的东西都扔了,也不代表你就忘了他。这么说吧,人不是只有爱和恨两种情感,还会怀念,会埋怨,会想念,会感叹。不能说我和欢欢分手了就只能讨厌她,厌恶她吧?毕竟曾经我们俩过了一段很开心的日子,就为了生命中的这一段,我也做不到把她彻底忘干净了。你们女的就喜欢让男人心里永远只有一个人,但我跟你说,没一个男人能做到!就是说了那也是骗你呢!跟过去较真没什么意思,明智的女人不会算计怎么占有男人的过去,只会思考如何拥有男人的现在和未来!”

  我当时这么说其实没有特别的意思,就是小发一下感慨而已。但是方茴却被这些话触动了,她沉默了一会说:“没看出来你还对这挺有研究的!”

  “那是!我是实践出真知!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方茴回过头冲我无奈地笑了笑,“你为什么不在我16岁的时候告诉我呢?”

  我有些发愣,随后也无奈地笑了笑说:“那你为什么不在16岁的时候就认识我呢?”

  方茴听陈寻说了吴婷婷的事之后多少有些敏感。

  其实在不知道之前,她挺喜欢吴婷婷的,因为陈寻的那些发小儿里,吴婷婷是帮她圆场最多而且最照顾她的一个。可是现在方茴却不再那么感激了,她想陈寻和吴婷婷一定是商量了什么,所以吴婷婷才对她好。吴婷婷肯这么做并不是喜欢方茴,认可了这个女孩,而是仅仅为了帮助陈寻。结合他们之间曾经那若有若无的暧昧,方茴有种被欺骗的感觉。

  可是陈寻并没有体会到方茴这种心情,他觉得把自己的过去和她分享是一件让两个人都轻松的事情。比起像李贺的事那样疑惑重重的猜测,直接说出来不是更好么?所以他并不介意在方茴面前继续提起吴婷婷,也因此忽略了方茴黯然的表情。

  由于陈寻生日有很不好的回忆,所以方茴过生日就没有再张罗。直到10月9日当天乔燃才憋不住问陈寻该怎么过。

  陈寻说他们俩不打算庆祝了,乔燃摇头,说你们俩是你们俩的事,咱们五个是咱们五个人的事,不能混作一谈。最终他们商量好,一个中午去订蛋糕,一个中午去买礼物,当然这些都是瞒着方茴进行的。

  直到放学的时候,方茴才被林嘉茉拉到学校院子中的一个角落里,惊喜地看见写着“方茴,生日快乐”的蛋糕和三个一脸奸计得逞的男孩子。

  大家送了一个毛绒大熊给她作礼物,大熊脖子上的项链是陈寻单独的礼物,他也做了一个米链,把自己生日撒落的米粒也放了进去,瓶子里面隐约闪烁着他们两个人的名字。

  方茴开心地笑,几乎笑出了眼泪。

  那个蛋糕未能逃脱被四分五裂的命运,他们分别拿起奶油往彼此脸身上抹去,乔燃的眼镜被糊住了,林嘉茉的头发上居然残存了蛋糕花,赵烨说他身上有眼儿的地方就有奶油,陈寻的脸颊两边分别一绿一红,而方茴的脸基本看不见五官了。

  林嘉茉和方茴在女厕所的水管子下面冲了头,一边冲一边打喷嚏,林嘉茉扭着自己的小辫说:“怎么这里也有阿!都赖赵烨!他不扔你就不会对扔了!”

    上一篇:九夜茴:匆匆那年 第五卷长大 第五卷长大(13) 返回目录 下一篇:九夜茴:匆匆那年 第五卷长大 第五卷长大(15)

    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    匆匆那年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http://www.gongsifu.cn
    阅读提示:

    1.《匆匆那年》 是连载在起点中文网的一部东方玄幻小说,作者是起点白金作家九夜茴。《匆匆那年》是作家九夜茴继《弟弟,再爱我一次》和《风不飘摇,云不飘摇》后的又一力作。作品通过诙谐的文字,以方茴和陈寻的爱情故事为主线,描述了80后的情感与生活历程。

    2.《匆匆那年》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[九夜茴]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,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电子阅读平台

    3.《匆匆那年》版权属于作者九夜茴,本站只是喜欢此小说特此收藏,同时也为同样喜欢《匆匆那年》的书迷提供匆匆那年无弹窗免费阅读的平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