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匆匆那年 >

九夜茴:匆匆那年 第一卷 不忘 第一卷 不忘(3)

来源:匆匆那年 更新时间:2018-11-09 10:47 

  她长发披肩,耳朵上戴了一对大银环,不是漂亮得扎眼的女生,但仿佛又有本事让人过目不忘。我印象最深的是她那天穿了件鲜红的长裙,裙摆很大,到脚踝,把她纤细的腰和完美的臀线尽显无遗。

  “你好。”方茴冲我笑了笑,她笑起来眼睛弯弯的,很有风情。

  “Hi!”我挥了挥手。

  她们没再理我,上另一边点歌去了。

  AIBA插播了几首日文歌,方茴坐在一旁,静静地听。

  因为方茴装扮特殊,我又偷瞄了她几眼,她身材姣好,眉目妩媚,但不知道为什么,浑身却有一种禁欲的味道。

  “嘿!看什么呢?”女生最敏感,欢欢很快发现了我的眼神有异。

  “没。”我忙说。

  “看上人家啦?”她掐了我一把。

  “哪儿呀!”我搂过她说,“谁看上她了!有你我一生足矣!”

  当时我真谈不上看上方茴,就觉得这女孩骨子里透着一股和别人不一样的劲儿。

  “切!看上我也不怕,你,没戏!”欢欢笑了笑,笑得很有内容,让我隐隐感到不寻常。

  “人家喜欢女的,她和AIBA是一对儿。”

  欢欢得意地看着我。

  “啊?”我大叫一声。

  方茴往我们这边瞥了一眼,我急忙别过了头。

  就算我对她有点想法,在那一刻,也立刻烟消云散了。3

  方茴的事,本来我以为就是我留学生活中的一段小插曲,这在留学生中不算什么稀罕事,比她邪乎的有的是。有不少出来的孩子岁数比我们小很多,他们甚至不能分辨是非,不知道年轻既是资本也是危险,所以总会发生些不可思议的事。对于方茴,我听听也就过去了,估计以后也不会再有交集。女同这种东西,虽然我不特别排斥,但心里多少有点硌硬。

  哪成想没过多久,我们居然住在了同一屋檐下。

  起因是欢欢和我们的胖房东闹翻了。其实之前她们就一直互相看不顺眼,欢欢经常背地说她又老又蠢,丈夫是酒鬼加色鬼,儿子长得像名人——《哈里·波特》里的达利。而胖房东也经常用一种侦探特有的目光从上至下瞄着欢欢,向她不怎么像正派人的老公耳语几句。就这样,由一袋垃圾,彻底引发了中澳大战。欢欢操着一口带四川味的英语和胖女人骂了个痛快,可是她虽然痛快了,那胖女人却使出了撒手锏,坚决地命令我们“GOOUT”,所以我们只好卷铺盖走人。

  正在我们踌躇懊恼的时候,上帝发威了,他特仗义地在关了一扇门的同时给我们开了一扇窗。恰巧AIBA和方茴的邻屋回国,我们月底就搬了过去,欢欢非常得意,说这叫天无绝人之路,让丫胖房东得不了逞。

  而我就没有那么高兴,说实话我没觉得胖房东多可恶,她对我还挺好的,有时候欢欢的确太挑剔了,在人家屋檐下你就得低头嘛。而且现在这房子比我们原来的租金高了些,离我学校更远了。最重要的是,隔壁住着对“蕾丝边”,我还是有点障碍的,生怕听见什么特别的声音,看见什么特别的场景。

  好在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。AIBA很喜欢出去玩,打工也好几份,一般在家的时候少,出去的时候多,有时还趁方茴不在,带另一个女孩回来。让我大呼同性恋间也有第三者云云。

  而方茴,很安静,甚至安静得让我产生隔壁没住人的错觉。她好像格外喜欢红色,总是穿着红色的外套,裙子,还有披风。偶尔碰见她,那鲜艳的颜色和她淡然的神情总形成一种独特的对比,就像用色块分割了空间,猛然让我恍惚一下。

  慢慢的时间长了,我觉得和她们在一块儿还挺方便的。她们来澳洲的时间比我和欢欢都长,哪买菜便宜,假期去哪玩,哪个餐厅打工给的多,她们都知道。尤其是AIBA,其实这人除了性向有点问题,哪儿都挺好,热心、爽快、还风趣。我和她是同一所学校的,所以早上经常一起上学。

    上一篇:九夜茴:匆匆那年 第一卷 不忘 第一卷 不忘(2) 返回目录 下一篇:九夜茴:匆匆那年 第一卷 不忘 第一卷 不忘(4)

    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    匆匆那年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http://www.gongsifu.cn
    阅读提示:

    1.《匆匆那年》 是连载在起点中文网的一部东方玄幻小说,作者是起点白金作家九夜茴。《匆匆那年》是作家九夜茴继《弟弟,再爱我一次》和《风不飘摇,云不飘摇》后的又一力作。作品通过诙谐的文字,以方茴和陈寻的爱情故事为主线,描述了80后的情感与生活历程。

    2.《匆匆那年》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[九夜茴]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,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电子阅读平台

    3.《匆匆那年》版权属于作者九夜茴,本站只是喜欢此小说特此收藏,同时也为同样喜欢《匆匆那年》的书迷提供匆匆那年无弹窗免费阅读的平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