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匆匆那年 >

九夜茴:匆匆那年 第七卷 遇见 第七卷 遇见3

来源:匆匆那年 更新时间:2018-11-09 10:54 

  方茴和陈寻上大学之前还出了一档子事。

  那次是给陈寻过生日,就是2001年8月29日那天。本来乱糟糟的,陈寻还是不想过这个生日了,可吴婷婷却主动给他张罗了起来。她还惦记着上回陈寻唱歌时跟她说的事,想和方茴找机会聊聊。

  吴婷婷出面组织陈寻也不好不给面子,孙涛和杨晴都好说,唐海冰也没什么怨言。主要是上回那生日过得太惊心动魄,谁也没心思再制造出一个更厉害的来了。最不愿意去的还是方茴,这让陈寻挺不高兴的,他觉得各退一步就完了,没必要那么较劲。方茴也不好扫他的兴,勉勉强强的去了,一路上也不见什么好脸色。

  席间还算愉快,岁数大了一点,唐海冰也不再那么偏执。他主动给方茴倒了酒,举起杯子说:“说实在的,我真没想到你们俩能坚持下来,既然你对陈寻真心实意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!以往有什么不当的地方,你也别往心里去。我承认我有做过了的事,地坛那次耗子跟我说了,我也教训他了。那事我是真没料到,今天我也替他给你赔个不是。别的不多说了,你别再让陈寻伤心就成,我干了,你随意。”

  唐海冰喝干了杯子里的酒,方茴欠了欠身,象征性的抿了两口。两人也没再多说什么,他们心里头都明白,时间久了互不计较兴许还能做到,但要他们当作什么都没发生,那是根本不可能了。

  陈寻不明白这个,还以为他们真就摒弃前嫌,相谈甚欢了呢。他一会让唐海冰陪喝,一会让方茴倒酒,又切蛋糕又打樱桃结,最后还是吴婷婷看不过眼,说是让方茴陪着上厕所,才把她拉了出去。

  两个人走出了饭馆包间,却也是一样的没话说。吴婷婷看着方茴局促的样子,笑了笑说:“方茴,你是不是以为我和陈寻有过点什么啊?”

  “没……没有。”方茴忙抬起头说。

  “嗨,有也没事儿。我也不怕跟你说实话,我对陈寻的感情,和对海冰、孙涛他们是不太一样。陈寻是很有魅力的男孩,被他喜欢是一件很让人满足的事,人么,总有点虚荣对不对?谁不愿意被帅哥追啊!我曾经也对他动过心,但最多只是动心,不是喜欢。因为我对白锋的感情,和对陈寻更加不一样。白锋,你知道吧?”

  方茴慌乱的点了点头,她没想到吴婷婷这么坦白,别人的真情流露她总是苦于应付。可能是她本身就缺少激烈的情绪,因此她有些忐忑不安。

  吴婷婷笑着举起两只手晃了晃说:“我喜欢白锋,喜欢了两只手都数不过来的年头。你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么?可以说女的最好的几年我都耗他身上了,我为他改变自己,为他去认识他的朋友,为他去照顾他的爷爷,为他一年又一年的单身。可是我告诉你,我连他的女朋友都不算,他也从没让我等过他。我们俩之间根本没有特强烈的感情,连你和陈寻都比不上。可是我愿意。我也习惯了,我总觉得他有一天会回来给我一个交待。说起来我们的感情就那么一丝丝,可是就跟线头子似的,缠在一起,打成了解不开的死结。所以啊方茴,白锋不回来,谁我也不可能去喜欢。”

  方茴听她说着,突然有些心疼,她看着吴婷婷的双手,觉得特别难受。当时她还不知道十年纠缠是个什么样的概念,但是她明白这个超过她生命一半的时间过起来肯定是不太舒服的。

  方茴走过去,拉住了吴婷婷的手说:“你一定能等到白锋的!”

  吴婷婷抹了抹眼角,也拉住她说:“但愿吧,借你吉言了!”

  两个人手拉着手的走回了座位,把陈寻都看傻眼了。孙涛阴阳怪气的拍着巴掌说:“陈寻,你丫的终极梦想总算实现了,大房二房齐归帐下呀!”

  “我看那是你的终极梦想吧?什么时候你也弄个二房啊?”杨晴吊着眼睛,看着孙涛说。

  “我哪儿有这本事啊,你把心咽肚子里啊!”孙涛忙搂住杨晴说。

  “杨晴说得好!孙涛这孙子,就你能治得了他!”吴婷婷狠狠戳了孙涛脑门一下说。

  “就是!一点正经事没有!我问你,我礼物呢?”陈寻伸出手说。

  “你不说我还忘了,等着等着,我给你拿。”孙涛说着就开始掏兜。

  他从左兜拿出了一个长条的塑料包,看了看说“错了错了”塞了回去,从右兜掏出了一个正方的塑料包,还说“错了错了”又塞了回去。最后孙涛东摸西摸也没拿出个什么礼物来,他坏笑着把两个兜里的东西扔给陈寻说:“出来急,忘带了。这两个就代替吧,嘿嘿,没准就是你丫最想要的呢。”

  陈寻低头一看,就笑着过去揪孙涛,方茴看那上面写什么“验孕”“避孕”的字样,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,窘了个大红脸。

  几个人正笑闹着,吴婷婷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她挥了挥手示意安静,接起来说:“喂……哎……爷爷你别着急,怎么了,慢慢说……啊啊……什么?您说什么?……真的?真的?真的?他们真这么说的?……行,行我知道了……我告诉他们!……我晚上就去您哪儿!哎!爷爷再见!”

  吴婷婷挂了电话的时候已经泪流满面,大家都被她唬住了,一动不动地看着她。她猛地站起来,大声说:“白锋没杀人!他没罪!”

  陈寻也一下站了起来,他拉住吴婷婷说:“什么?到底怎么回事?他爷爷给你打的电话?你缓口气,慢慢说。”

  “刚才警察和居委会的一起去他爷爷家了!当年和他一起跑的那个姓曹的被逮住了。他把当年的事全交待了,是他把那个人打死的,不是白锋!不是白锋!他没杀人!”

  吴婷婷兴奋的扯住陈寻大叫,她流着泪的脸和怎么都掩饰不住的高兴的神情搭配起来有点诡异,可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,她的双手一直在抖,连身子都在轻轻的摇晃。陈寻特别的高兴,他把吴婷婷紧紧抱在怀里,大喊着“太好了!真是太好了!”。唐海冰、孙涛和杨晴也凑过来,几个人围在一起,对上下各路神仙歌功颂德,兴奋的像孩子一样。

  只有方茴没能融入其中,尴尬的站在圈外看着,陈寻的怀抱有点刺眼,她默默低下了头。其实她也替白锋高兴,也替吴婷婷高兴,只不过她的高兴还是不能和他们相提并论。

  折腾了好一会陈寻才想起方茴,他松开吴婷婷走到她旁边说:“对不起,今天不能送你回家了,我们一会要去白锋爷爷那儿,你自己走吧,晚上我给你打电话!”

  “嗯,你去吧!”方茴点点头说,“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  “路上小心点啊!”陈寻把她的包拿过来,又朝吴婷婷他们走了过去。

  “好,陈寻……”方茴拉住他说,“生日快乐……”

  “知道了,乖!”陈寻轻轻亲了她脸颊一下,笑着说。

  那天方茴独自回了家,陈寻陪着吴婷婷去了白锋爷爷家。老人情绪激动,翻来覆去好几遍才总算讲清了来龙去脉。警察说当年死者身上有多处软组织挫伤,但致命伤是天灵盖上的颅骨骨折造成的。在场的孩子都才14、5岁,见人不行了就如鸟兽散,后来场面混乱谁也说不清楚到底是谁最后给死者那致命的一击,但是跑了的三个人肯定是嫌疑犯了。前几天曹姓逃犯因盗窃被捕,警察在审讯过程中获知了多年前另一案子的线索。曹犯说白锋打了那个人后脑勺之后,他跟着用瓶子击打了死者的脑门,他提供的口供和尸检结果一致,确定他就当年的杀人凶手。介于当时白锋的行为,顶多是判故意伤害罪,故意伤害罪的刑期是三到十年,白锋那时尚未成年,还可以从轻处理。不管怎么说,这结果都算是件好事。

  白锋他爷爷说前些年白锋还给家里打过电话,他没敢跟警察说,但最近几年却一点联系都没有。老人说起不知白锋是死是活,老泪纵横。吴婷婷又哭又劝,折腾到十点多才从白锋他爷爷家出来。陈寻把吴婷婷一路送回去,他心里也乱,回到家就没再给方茴打电话。

  而方茴一直等他到了十二点,实在熬不住了才睡下。

  实体书(作者签名本):http://www.dangdang.com/league/leagueref.asp?from=P-122518&backurl=http://search.book.dangdang.com/search.aspx?key=%B4%D2%B4%D2%C4%C7%C4%EA&catalog=01

    上一篇:九夜茴:匆匆那年 第七卷 遇见 第七卷 遇见2 返回目录 下一篇:九夜茴:匆匆那年 第七卷 遇见 第七卷4

    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    匆匆那年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http://www.gongsifu.cn
    阅读提示:

    1.《匆匆那年》 是连载在起点中文网的一部东方玄幻小说,作者是起点白金作家九夜茴。《匆匆那年》是作家九夜茴继《弟弟,再爱我一次》和《风不飘摇,云不飘摇》后的又一力作。作品通过诙谐的文字,以方茴和陈寻的爱情故事为主线,描述了80后的情感与生活历程。

    2.《匆匆那年》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[九夜茴]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,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电子阅读平台

    3.《匆匆那年》版权属于作者九夜茴,本站只是喜欢此小说特此收藏,同时也为同样喜欢《匆匆那年》的书迷提供匆匆那年无弹窗免费阅读的平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