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匆匆那年 >

九夜茴:匆匆那年 第七卷 遇见 第七卷 13

来源:匆匆那年 更新时间:2018-11-09 10:50 

  方茴和陈寻最后还是和好了。

  吴婷婷亲自出面解释了这件事,唐海冰对他们让吴婷婷来调解十分的不满,他觉得不管陈寻和方茴闹得多厉害,都不会有白锋那件事厉害。而为了让他们舒服了,吴婷婷肯定要回忆起自己的伤心事,再遭一遍罪。陈寻也觉得不太好意思,但虽然嘴上说着不用理方茴,心里却还是希望能早点和她解除误会。吴婷婷自然能看得出来,她心甘情愿为陈寻做点什么,她不担心自己为她付出,只担心付出的不够。报答也好,情意也罢,吴婷婷与陈寻之间的感觉,早超过他们人生一半还多的互相陪伴的岁月中说不清楚了。

  陈寻舍不得,方茴放不开,两人没再别扭,谁也不多提,就权当过去了。只是说出的话泼出的水,伤人伤心的事,多少还是落下了点小疙瘩。

  后遗症之一就是陈寻不太愿意和方茴单独待在一块了。方茴总是有点淡淡的哀怨,而陈寻也实在找不到方法来替她排解,他也不想去排解了,他害怕最终一切都演变成毫无意义的冷战,让最初的美好荡然无存。

  当记忆中的美好和现实里的沧桑无奈融合,人的心底便只剩下了无法安抚的凄凉。那段时间陈寻经常和王森昭、沈晓棠出去,还是沈晓棠出的主意,一起去找打工的地方,趁着大一课少挣点零花钱。其实他们三个中间对打工最持认真态度的是王森昭,他是真打算挣点钱替家里减轻负担。而沈晓棠则是纯粹的好玩心理,期待像日本漫画那样,找个蛋糕店、快餐店之类的又好玩有挣钱的活。陈寻没什么事,就跟着一起去了,他喜欢和他们一起开心的感觉,确切地说是喜欢和沈晓棠在一起开心的感觉,她总能带来不一样的新鲜感,陈寻乐此不疲。

  可惜他们估错了行情,那时候北京根本不流行学生打工这一说,满地的民工打工妹还找不到工作,哪还轮得上这些大学生无所事事地忐儿哄?他们先转遍了肯德基、麦当劳,人家倒还客气,先让他们填了表格,然后顺手放在旁边一个盛满了不下好几百张同样表格的盒子里,让他们回去等通知。陈寻看这形势,估计等通知他们的时候,他们很可能已经大学毕业了,因此断了去洋快餐店的念头。之后他们又找了西点店,不大的门脸,员工加老板总共三人,他们三个再往中间一站,立马转身的地方都没有了,走出来还得排成竖队,说打工他们自己都觉得搞笑。最后他们不得已打起了周围饭馆的主意,刚进屋的时候领位小姐还很热情,一听是找工作,脸立马就拉了下来,非常不情愿地去喊了老板,一边走一边使劲翻着白眼。老板也没立即打击他们,看了看沈晓棠说,小姑娘不错,可以在大厅服务,但必须全日制,男孩么,顶多去后厨帮忙,扛扛煤气罐什么的。正说着两个男服务员抬着大罐子走了进来,那白衣服已经凝结成了油状不明物体,沈晓棠只看了一眼就拉着陈寻和王森昭往外走。可王森昭觉得不能再这么晃悠下去,没打成工,车费白花了好几块,于是又回头去和老板谈条件,打算先在这干干试试。

  陈寻和沈晓棠坐在马路牙子上等他,沈晓棠揉着腿说:“哎哟,累死了,你说大学生怎么找个打工的地方都这么难,这要是真毕业找工作可怎么办啊?”

  “不是咱们不努力,不是咱们不实践,是社会不给咱们机会,不给咱们接受风雨的广阔土壤!不给也就算了吧,反过来还说咱们是温室的花朵,活在象牙塔内,是垮掉的一代!真他妈不讲理!”陈寻叹了口气说。

  “就是!总有一天我们要冲破枷锁去开创自己的天地,世界早晚是我们的!我们不是垮掉的一代,而是勇敢的一代!我们必将用自己的方式创造未来,用更纯洁的眼睛去看世界,不看不知道,世界真奇妙!”沈晓棠张开双手向着天空说。

  “你这一套跟谁学的,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!”陈寻诧异地看着她说。

  “我们系辩论赛的立论台词,论未来创业中独生子女思维模式的利与弊,我是正方一辩!”沈晓棠眨了眨眼说。

  “行啊!怎么没叫我去参观?”

  “参观什么啊……最后都输了……”沈晓棠垂下头说。

  “怎么输了?我看你说得挺好的啊!多抒情啊!”

  “就是因为太抒情了,我们同学说我最后的两句不像辩论像诗朗诵……”

  “你最后说什么了?”

  “空气是多么的新鲜,生活是多么的美好,让我们向着光明的未来出发吧……”沈晓棠小声说。

  陈寻哈哈大笑了起来,沈晓棠懊恼得把头埋在了胳膊中间,陈寻使劲揉了揉她的头发说:“晓棠,你太可爱了,真是太可爱了!”

  沈晓棠红着脸抬起头,陈寻望着她水灵的眼睛也止住了笑。街头车水马龙,在城市的喧嚣中陈寻却感觉到了自己不同以往的心跳。

  真的很动心。

  嘀嘀的短信声打断了他们之间的凝视,沈晓棠腼腆地别过了脸,陈寻心慌地掏出了手机。是方茴的短信,说宋宁一会请林嘉茉吃饭,林嘉茉非叫着她,她想让陈寻一起来,按上次说的,给他们创造机会。

  方茴曾经偶然提起林嘉茉说的那个梦,陈寻当时说如果有机会一定撮合他们,方茴就记下了这个事,一是不愿意看林嘉茉一个人飘着,二是想和陈寻一起待会,他们有一阵子没在一起吃过饭了。

  陈寻看了看手机,回头跟沈晓棠说:“晓棠,我晚上有点事,得先走一步了。老大回来你帮我跟他说一声。”

  “不和我们吃饭了?什么事啊?”沈晓棠略有些失望地说。

  “嗯……宋宁的事,下次我单独请你吃饭!”陈寻没有说出方茴的名字,他从没在沈晓棠面前提过方茴,有时候他也会产生疑问,这算不算是故意欺瞒,但他很快就说服了自己,坚持认为朋友之间也不一定非得聊女朋友的事。可不管怎么说,从他心底里,还是不愿意让那个沈晓棠知道方茴,也不愿意让方茴知道沈晓棠。

  “好!我要吃小餐厅的炸鲜奶豆沙!”沈晓棠灿烂地笑起来。

  “没问题!”陈寻挥了挥手,跑向了马路另一边。

  陈寻赶回学校的时候,方茴他们已经在小餐厅坐好了,宋宁笑着招呼他说:“叫你来,你还就真来啊?知道我现在银根紧缩,还跟着蹭,不仗义!”

  “得了吧!我没把老大、高尚都叫来已经算很仗义了!”陈寻抢过菜单说,“先给我来一水煮肉!”

  “那你没把42叫来,是算仗义还是不仗义呀?”宋宁挤眉弄眼地说。

  “滚啊!”陈寻有点惊慌地瞪了他一眼,转头对服务员说,“把水煮肉给我改成水煮鱼!”

  “得得得!我服!”宋宁忙拦住他说,“水煮肉,还是水煮肉啊!”

  “你们俩对什么暗号呢?一脸狼狈为奸的样儿!”林嘉茉狐疑地说。

  “我们俩是在交接,马上就要把你发出去了,我得慎重点不是?这是对你负责任,万一误把你交到鬼子手里,我怎么向父老乡亲们交代啊!”陈寻嬉皮笑脸地说。

  “去死!”林嘉茉扔了张餐巾纸过去,“谁用你负责任啊?”

  “我用,我用行么?”宋宁接过话说,“陈寻,你派给我的艰巨任务我正式接收下来了,哥们儿一定不负众望,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,誓将任务圆满完成!”

  “说什么呢呢?别跟我开这种玩笑啊!”林嘉茉有些生气地说。

  “行了行了,先吃饭吧!”方茴笑着说,她习惯性地把辣菜放在了陈寻面前,而陈寻也习惯性地把不辣的先夹给她。

  “哎哟,你看你们俩就是有默契!”宋宁咂着嘴说,“老夫老妻就是不一样啊!”

  “你也有机会,和嘉茉慢慢修行着,我们免费当你们老师。”陈寻夹了块肉说。

  “陈寻你别没完啊!”林嘉茉瞪了他一眼。

  “嘉茉,来,吃菜吃菜!”宋宁献媚地给她夹了一口菜,林嘉茉瞥了他一眼,把菜扒拉到一边,没有动。

  “我们嘉茉哪儿都好,就是脾气有点刚烈,你日后可得多担待!”陈寻没理她犹自说着。

  “一定一定!你放心!我是哪儿都不好,就是脾气软。”宋宁接着说。

  方茴看着林嘉茉脸色越来越差,忍不住偷偷拽了拽陈寻,小声说:“别这样了……”

  “陈寻!”林嘉茉一拍桌子站了起来,“你跟我出来一趟!”

  她说完就转身向外走,陈寻不是很在意的跟了出去,方茴有些担心,刚也想跟出去看看,却被宋宁一把拉住了。

  “没事,让他们说说去。”宋宁非方茴盛了碗汤说,“你也吃啊,他们出去,正好咱俩敞开吃。”

  “嘉茉是真生气了,陈寻太没分寸了!”方茴皱着眉说。

  “没有啊,我觉得挺好的。陈寻正说了我想说的,我平时爱耍贫瞎逗,但这种事我从不胡说。我也不瞒着,反正我就是要追她,早说晚说都要追。”宋宁自己也盛了碗汤说。

  “可是……可是她对你……”方茴嗫嚅着说。

  “她对我没意思,我知道!”宋宁痛快地回答,“这无所谓,我喜欢她和她是否喜欢我没什么太大关系,除非我们真的好了,那才能相提并论。”

  “我怎么觉得你特别像以前的一个人啊!”方茴苦笑着说。

  “赵烨?”宋宁得意地看了看方茴惊诧的目光说,“你们以前那点事陈寻都告诉我了,可是我跟你说,我和赵烨真不一样!他知道林嘉茉喜欢别人自己就先退缩了,以自尊为借口躲避伤害,可我不是,她喜欢谁是她的事,我喜欢她才是我的事!我能看到她脆弱的一面,我会小心地保护着她,所以我觉得自己能挺胸抬头地站在她面前。何况,不是据说她梦见我了吗?不管梦见了什么,都说明我在她大脑皮层留下痕迹了吧!”

  方茴看着闪烁出自信光芒的宋宁,由衷地笑了笑说:“加油!我希望你和嘉茉都能幸福。”

  “谢谢!”宋宁也由衷地说,“方茴,你是好女孩。”

  方茴腼腆地低下了头。

  “陈寻也是好男孩。”宋宁顿了顿会所,“但是……好女孩和好男孩不一定会有好结果……”

  方茴愣住了,她使劲眨着眼睛仍掩饰不了黯淡的神色,过了一会儿,她浅笑着点点头说:“我知道。”

  林嘉茉和陈寻一前一后走到外面,秋日的晚风吹动了她耳边的碎发,校园影影绰绰的灯光给她身上镀了一层金色的光晕。

  陈寻紧走了两步,到她面前说:“怎么了?真生气啦?”

  “你到底什么意思!”林嘉茉厉声责问。

  “没什么意思,就剧的宋宁不错,给你们俩撮合撮合!肥水不流外人田么!”陈寻笑着说。

  “我和谁好,你那么费心干吗?没事闲的啊!”林嘉茉仍旧板着脸。

  “别假惺惺的了,我都知道了,快老实交代了吧!”陈寻丝毫没在意她的愠怒,还半开玩笑地说着。

  “你知道什么了?”林嘉茉不明所以地看着陈寻。

  “‘昨天晚上梦见宋宁了,是个好梦’……”陈寻坏笑起来,掐着嗓子学她说话。

  林嘉茉冷冰冰地看了他一眼,转过身去说:“陈寻,你觉得好笑么?”

  “不好笑不好笑!”陈寻忙正色说,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只是想帮你们捅破这层窗户纸。”

  “我给你讲件更好笑的事。”背冲着他的林嘉茉耸了耸肩膀,好像是深吸了一口

  气,“我的确做了个梦,也的确是好梦,梦里我还和人拥抱了,而那个人……”

  “是你。”林嘉茉慢慢转向陈寻,她直视着陈寻的眼睛,但神色却是困惑的。

  陈寻哑然地看着她,过了半天才磕巴地说:“你……你别逗我啊……”

  “我没逗你。”林嘉茉垮下了肩,瞬间柔弱了很多。

  “为什么?”陈寻目光闪烁问她。

  “我不知道……”林嘉茉抿着嘴唇说。

  “方茴……”

  “我没告诉她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没想让你怎么着,就是告诉你一声,放心,我没那个力气再向当初对苏凯一样对

  你了。”林嘉茉抬起头,干脆利落地说。

  “你喜欢我么?”陈寻侧过脸问。

  “你喜欢方茴么?”林嘉茉也侧过脸问。

  “你知道的,我对她是什么样的感情。”陈寻认真地说。

  “我知道,是吃饭的时候会自觉给她夹菜的感情,是睡觉前想给她发个短信的感情,是无时无刻都认为必然存在的感情,但是,不是爱情。”林嘉茉挑起眼睛,直看到他心里似的说。

  “别乱说!”陈寻烦躁地躲开了她的注视。

  “我没乱说,不管我喜不喜欢你,都有一点不会变,那就是我了解你,我最了解你!”林嘉茉微微一笑。

  “嘉茉,这样不好。”陈寻摇了摇头说。

  “不想知道为什么我说这不是爱情吗?”林嘉茉仰起了下巴,看着陈寻脸上细微的变化。

  “这是……”

  “不是!”林嘉茉打断了他说,她凄然一笑,淡淡地说,“因为你遇见了沈晓棠,所以你和方茴之间不是爱情了。”

  匆匆那年--第八卷分开(1)

  方茴说:“年轻时总是爱做互相伤害的事,最后我们都很绝望,因为我们知道,能拯救彼此的只剩下分开这一种选择。”

    上一篇:九夜茴:匆匆那年 第七卷 遇见 第七卷 10 返回目录 下一篇:九夜茴:匆匆那年 第七卷 遇见 第七卷 7

    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    匆匆那年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http://www.gongsifu.cn
    阅读提示:

    1.《匆匆那年》 是连载在起点中文网的一部东方玄幻小说,作者是起点白金作家九夜茴。《匆匆那年》是作家九夜茴继《弟弟,再爱我一次》和《风不飘摇,云不飘摇》后的又一力作。作品通过诙谐的文字,以方茴和陈寻的爱情故事为主线,描述了80后的情感与生活历程。

    2.《匆匆那年》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[九夜茴]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,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电子阅读平台

    3.《匆匆那年》版权属于作者九夜茴,本站只是喜欢此小说特此收藏,同时也为同样喜欢《匆匆那年》的书迷提供匆匆那年无弹窗免费阅读的平台。